卡塔尔世界杯只见“中超外援独苗”?

距离卡塔尔世界杯的开赛时间越来越近,9月下旬的国际比赛日,是世界杯前考察球员的最后机会,各队会在此次国际比赛日之后确定名单。此次国际比赛日,中超仅有山东泰山的韩国外援孙准浩入选韩国队的名单,巴索戈并未进入此次喀麦隆的名单。卡塔尔世界杯,来自中超的球员,或许只有一人。

时隔1年重返韩国国家队的孙准浩,最有希望在世界杯上成为中超外援的代表。虽然韩国队中场竞争激烈,黄仁范、郑又荣、权昶勋、白昇浩实力很强,还有可胜任多个位置的旅欧球员李刚仁和郑优营。但韩国队主帅保罗·本托对于经验丰富的孙准浩相当信任,希望中场“双保险”球员全覆盖。今年世界杯大名单增加到26人,韩国队方面会如何使用新增的3个名额?目前看来是前中后各增加一人,增加了孙准浩入围大名单的概率。只要未来两个月不出现什么重大伤病,在中超继续保持稳定发挥,一圆世界杯梦想应该没有悬念。

上海申花的巴索戈原本是喀麦隆队绝对主力,2017年加盟中超之后,他始终是喀麦隆国脚,也参加了2019和今年初的非洲杯,以及去年的世界杯预选赛。但今年非洲杯后,前喀麦隆传奇里戈贝特·宋成为喀麦隆新帅。3月世界杯非洲区预选赛巴索戈就落选了国家队名单,9月份的初步名单是36人,但在随后公布的正式名单上,巴索戈被剔除。年初非洲杯他沦为替补且5场颗粒无收,在上海申花近期因伤缺席一些联赛,如果未来一个多月不能及时痊愈并打出状态,恐怕会彻底无缘世界杯。

武汉长江的哥斯达黎加高中锋福布斯,最近一次入选国家队是去年3月;上海申花的博拉尼奥斯上次入选厄瓜多尔国家队是4年前的11月;费莱尼在2018年世界杯后从比利时国家队退役;深圳的阿奇姆彭最近一次入选加纳国家队也是4年前。要使各自国家队的主帅下决心在此时让他们入选,几乎是不可能之事。

近年离开中超的外援不少,韩国的金玟哉、加纳的E·博阿滕、瑞典的丹尼尔森、澳大利亚的穆伊,伊朗的普拉利甘吉,这些都是很有希望参加世界杯的现役国脚。

随着“金元足球”退潮,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中超目前只有孙准浩有较大把握参加。在现役外援参加世界杯人数的统计项上,倒退到了2006年以前。最近3届世界杯,中超外援分别有3人、6人和8人参赛。2002年因中国队进入了决赛圈,来自中国顶级联赛的球员人数创了新高,唯一的外援参赛者阿库格布在尼日利亚小组赛前两场全败出局后,第3场对英格兰的荣誉之战才得到出场机会。

中国职业联赛历史上,首位参加世界杯的外援是1998年法国世界杯的巴拉圭边锋冈波斯。2002年,从格拉茨人租借到沈阳海狮的尼日利亚外援阿库格布成为当时的甲A联赛在世界杯的唯一外援。2006年世界杯,中超没有1位外援参加。

2010年中超有3位外援参加:大连实德34岁高龄的韩国外援安贞桓名气最大,但韩国队4场比赛他都枯坐板凳。洪都拉斯有两位来自杭州绿城的外援后卫萨比隆和前锋帕拉西奥斯。

2014年世界杯,来自中超的球员人数上升,仅韩国队就有3人——广州恒大的金英权、北京国安的河大成和广州富力的朴钟佑。还有山东鲁能泰山的麦克格文(澳大利亚)、青岛中能的查维斯(洪都拉斯)、贵州人和的米西莫维奇(波黑),合计6人。

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是中超“金元时代”巅峰,葡萄牙的丰特(大连一方)、阿根廷的马斯切拉诺(河北华夏幸福)、巴西的奥古斯托(北京国安)、比利时的维特塞尔(天津权健)和卡拉斯科(大连一方),以及尼日利亚的伊哈洛(长春亚泰)和米克尔(天津泰达),还有韩国的金英权(广州恒大), 一共有8人,创造中超外援参加单届世界杯的纪录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